行走在艺术的路上

访墨尔本欣欣美术学校校长蒋亚平

撰文/ 李霁

有幸得此机会与蒋亚平校长交谈,让曾经同样置身美术领域的我,重温艺术课堂的那一幕幕场景,温暖而又亲切;感受艺术导师的谆谆教导, 珍贵而又难忘;恍然之间,感到艺术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生活的每个细节,它的能量其实远远超乎你的想象。

亚平与美校

初见亚平是在她所创办的欣欣美术学校。还记得她非凡的气质以及谈吐中透露出的自信和坚定,俨然是我心中完美的校长形象。学校虽不大,但处处充满了艺术氛围。学生的作品布满了整个墙面,内容丰富且技法多样,有些画作的表现手法颇为成熟,很难联想到它们均出自小朋友之手。

这所成立于1997年的美术学校,可谓是亚平多年来的心血。它既意味着梦想真正开始的地方,又见证着梦想发展壮大的过程。通过了解澳洲社会及其美术教育方法,亚平创办学校的出发点是填补中西方美术教育的缺口,发挥各方优势。学校的成功和发展令身为校长的亚平十分欣慰。诚然,这也归功于她个人的远见卓识、认真努力和对梦想的坚持不懈。

暂别艺术

1987年,亚平来到澳大利亚,就这样,她此后的命运和这片土地紧紧地系在了一起。当她回忆起当时的境况时,表示毕业于四川美院的她,虽在国内身为大学教师,但在这片陌生的国土,感到自己一无所有,未来和前途也都一片迷茫。”好像被扔在了沙漠,所有东西都被切断了。 ^

为了维持生计,勤奋努力的她得到了一份在工厂工作的机会。当拿到第一份工资时,她明白这证明了自己有能力在这个资本主义国家生存下去。之后,凭借勤奋出色的工作,亚平被分配到技术相关部门,不再是从事之前的体力劳动,工作环境也有了很大改善,这时的她,对今后的生活更加有信心了,甚至打算在工厂一直待下去,安定地过曰子。

跟随内心的方向

“但是内心感觉有种声音在呼唤,总觉得还有更多东西可以提供给社会。” 亚平这样描述当时的心态。于是,她决定从了解澳洲的艺术幵始。她成功申请到RMIT美术教育专业,重回艺术领域。继续深造的她,心情非常激动。”还记得在RMIT的第一堂课是画油画,相隔十年没有摸过画笔。因为当时工作忙到不见天日,从早上天不亮就出门,到晚上天黑透了才摸回家,之间一直被封锁在厂房里,记忆中的天空都是黑的。当再次手执画笔的那一刻,眼泪都流出来了,感觉自己终于又回来了。” 亚平回忆道。

在 RMIT,亚平最大的收获是建立了创业的信心。她深知,若要开创一片天地,就需要了解当地美术教育和中国的教学是否接轨,而RMIT为亚平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。在那里,她不仅对澳洲的教学方法和思路有了认识,还对当地同行的水平有了了解,因为自己的同班同学也都将成为中小学美术教师。她深感,中西方美术教育的差异。在中国,美院注重的是扎实的基本功教育,而在这边则注重想象力的发挥,却忽视对技法的练习。亚平回忆道:”我发现同班同学画画的时候非常吃力,而我就非常得心应手。他们的优势在于思维活跃、动手能力强。^于是, 在此基础上,亚平深信,自己有实力和能力填补两者的缺口。此时的亚平也已积累了一些家教经验,不再是那个初来乍到、对陌生环境畏惧、对未来迷茫的那个她了,而是心中充满底气和自信的美术教师。

事业的开端

RMIT毕业后,亚平在学校租了一间教室,幵始教学。虽然当时只有34个学生,无法获得经济收益,但是,她没有顾忌这么多,而是”有想法,就去做了。” 看到周围大部分的同行都投奔了其他行业,她也表示非常理解。因为做艺术各方面的成本都太高了,靠办展览、出售作品谋生实在是太困难了。

事业起步后,看到学生取得的成绩,亚平被深深地鼓舞着,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心了。当时,她一直跟随她学习的3位女生想要争取Toorak—所女校的艺术奖学金。作为外校的学生,争取到奖学金是非常不易的。而通过亚平有针对性地辅导,三位学生全部成功拿到offer。”这件事非常鼓舞我,它证明了我的教学方法是非常实用的,也是很成功的,也是对我付出的一种承认。”  亚平眼抻中闪着自信和骄傲的光芒。

教学的新探索

一次偶然的机缘,亚平得到了墨尔本大学书法教师面试的机会,随后,美术科班出身的她,站在了墨大的书法汫堂,一待便是7年,这段经历也拓宽了她梦想的维度。在墨大执教是亚平的一段美好回忆。虽然当时的她,英文不算流利,但始终以认真努力的态度对待备课及教学。为了教好课,她将中国历史重新梳理一遍,渗透到教学中;由于授课对象的特殊性,她摒弃了中国书法从颜体、正楷开始学习的传统顺序,而从隶书开始教授学生。”这很适合外国人,因为隶书蚕头燕尾的特征正如画画一般,你只要找对那个感觉,就对了。” 亚平因材施教的教学方法广受学生们的好评。结课后的展览更是轰动了整个学校,关于她的的采访也刊登在了校报上。校长专门写信给那位教授对她提出表扬,说这是中文系的一个骄傲。如此,书法班的学生队伍不断壮大,从第一年的6人到之后的上百人,课程变得越来越受欢迎。”站在阶梯教室的汫台上,面对世界各国的学生,非常有成就感。” 亚平回忆起当年的场景,心情依然很激动。

〇经济利益V社会价值

之后,亚平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美术学校上。身为校长的她,依然亲力亲为,曾成功为学校申请到了维多利亚多元委员会的支持。亚平告诉我:”当他们看到我们孩子的作品时,觉得特别优秀且非常有意义,便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。比如,向政府申请经费、参加多元文化周活动、在墨尔本很多美术馆举办展览等等。^这也使她对学校的发展更加充满了信心。

说到这里,亚平表示虽然自己不像身边做金融和投资的朋友那样富有, 但是依然感到非常幸福。对于职业选择这个问题,她非常赞同美国脱口秀主持人Oprah的观点 – Oprah认为主持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,因为她可以将访谈做为一种心灵辅导,帮助更多人找到自己。身为艺术教育家的亚平认为教学最能体现自己在社会中的个人价值。同时她感到自己很幸运,因为所擅长和热爱的事业也正是对社会有意义的。”一位非常成功的朋友曾表示羨慕我的工作,因为我在用艺术开发孩子们的心灵。^亚平自豪地回忆道,”其实确实是这样,把艺术的种子播种到他们幼小的心灵里,看着它们一点点生根发芽开花让我有种成就感。“

〇每个孩子都是艺术家

亚平认为,老师是教学过程中的灵魂,而孩子就像白纸一样,完全靠老师去指导。”教学方法对了,每个孩子都是艺术家。“于是,她要求学校的老师不照本宣科,对于孩子的想法不能扼杀,而是要鼓励他们发展想象力、用创新的方法表达自己的想法,并且一定要站在艺术前沿、吸收新内容、不断丰富自己。”没有画什么的问题,只存在怎么画的问题。” 亚平告诉我,每个孩子都有潜力创造出好的作品。作为校长兼老师,自己最大的满足便是看到家长对孩子作品的赞赏和他们惊喜的表情,这反映了教学的成功。

艺术对人的影响也是无限的。有位学生性格内向,形象老是画得很小,亚平就引导他必须要把东西画大。这可能是由于他的家庭教育很严格、常被批评,个性受束缚。但是慢慢地,他的家长也发现,孩子确实发生了变化,不仅画风大气了,连性格也开朗起来。亚平说,”通过画画可以改变人的气质,也可以培养起人们做事情从整体到局部的思维意识。所以,我觉得学习艺术是非常有益的。艺术对心灵的陶冶比什么都重要,它会影响到你的观察能力及考虑问题的方式。比如学会多角度、多层面观察、思考问题。很多事物,没有受过艺术训练的人是完全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。比如生活质量-只有心灵丰富了,才能体会得到生活中美好的小细节,才能真正享受生活。”

〇艺术家V艺术教育家

很多人问亚平,为何在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中选择了后者?她的回答非常具有说服力-艺术家虽有闪光的头衔,但更强调自我的感受,而艺术教育家在传达知识和理念的同时,也在奉献社会,它的影响力更加广泛,从这个角度来说,也更有意义。谈到对将来的规划,亚平表示,人生有很多阶段,现在自己侧重教育,以后也有可能做个展,进行自我完善和探索。无论是艺术家或是艺术教育家,可以确定的是,亚平一直都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,从未止步。